玉米播放器

茄子社区无限观看app免费下载

未分类

晏时玥气急了,反倒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她一字一顿的道:“士、农、工、商……这是你们从小就知道的东西,所以你们就认定了这是对的。我不敢说这是错的,我做不了你们的主,我只能做自己的主。我从不轻士、不轻农、不轻工,亦不轻商,这世上每一个行业都有他存在的意义。”

“可是你们读书人,为什么从来就不肯睁开眼睛看看,是什么让你们长这么大,是什么让你们穿衣吃饭……为什么就非得闭着眼睛认准了全天下就你们最高贵呢?给我一个理由?”

“是,是的,我知道,我知道这个观念根深蒂固,我改变不了,所以我认输,我不去硬碰硬,我只能绞尽脑汁,另辟蹊径,我花了诺大心思,用尽了所有办法,努力让人正视‘商’字的重要性,我努力让阿耶你,让一个皇上,去正视一个‘商’字,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她猛然哽咽了一下:“可特么现在,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明延帝急喝道:“玥儿!”

他站起来,向太子道:“带玥儿下去!”

晏时玥一把推开太子,指着自己的脑袋:“我脑子里装着未来……皇上啊!我脑子里装着未来!我拼命拼命的,想用我所知的一切,改变我的国家,我拼命拼命的,想叫我阿耶日日欢颜,我拼命拼命的,想让我站着的这一方国土,升平盛世!傲视群雄!我想叫我的国家永远不会被列强屠戮,我想叫我的同胞走出国门时,永远挺直胸膛!”

里外静的针落可闻,外头的百官,已经齐齐跪了下来。

晏时玥一字一句:“在其位,谋其政,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圣人!可你把我拉到这个位置上来,不尽我所能,我心难安!

可是!!既然你根本就不认可我所做的这一切,既然连你都觉得,商部是一个可以给你的儿子随便拿去祸祸的东西,那我又何必这么在意?我何必保护商部如同保护一个瑰宝?我何必大着肚子,喂着孩子,还要殚精竭虑的写这些书?我可有拿过一文钱的好处?我好好的享受不好吗??”

“我到底是为了谁?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用尽全力的拖着你们往前走,我一次一次的告诉你们怎么做才是对的,可是你们却觉得我是一个不见容于世俗的傻瓜!”

清纯型脸蛋冷艳御姐粉色反差房间拍摄写真

“时至今日,在我做了这么多之后……坐在大位上的你,皇上,连你都不明白这件事情的意义……我觉得再做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真的。这一个人的独角戏我再也不想唱了!我当商人独善其身就好,我根本犯不着去兼济天下!千年百年之后,我特么死都死了,我管什么生灵涂炭?我管什么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

她指着他:“你就这么护着你儿子,固步自封的过吧!”

她转身就走。

明延帝双手按着御案,面色沉凝,一声不吭。

外头,许问渠和曲斯年,丝毫没有犹豫的,站起来就跟着她走了。

晏时蕤看在眼中,心情复杂。

胜则同享尊荣,败则万劫不复,他还真没有直接跟上去的勇气。

可是她这一番话,对在坐的所有人,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太大太大了……

什么叫“被列强屠戮”,什么叫“生灵涂炭”、“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

这中间的每一个词儿,都太过于惊心动魄!以至于直到现在,大家都有些回不过神儿来。

太子扫眼周围,眉头深凝。

他时常觉得,明延帝和晏时玥都过于感性。

晏时玥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多事的人,甚至也不能算是一个仁心大义的人,她是一个“士为知已者死”的人。

她其实十分任性和偏激,她不求名,不求利,不在意毁誉和回报,但是她极其在意,她所在意的人的反应。

例如明延帝。

明延帝是支持她开疆拓土的动力。说句到底的话,七八在她眼中屁都不是,但是明延帝无意之中暴露出来的轻视,却是当胸一刀。

而明延帝呢,他的感性之处在于,因为疼爱她,所以对她这时的伤心与寒心……他会感同身受!

太子长吸了一口气。

很不合时宜的,他心中有一种上有老下有小,他必须努力支撑起来的感觉。

他就直接起身,先叫人把七八带下去,又叫人把这伙下人关起来,亲手拣起了那本《商部专识》,放在了御案上。

出来之后,他又交待候见官员暂时离开,并和颜悦色的交待他们三缄其口。

然后交待顾九行把人都撤下来,同样封了口。

处理完了,清完了场,太子亲捧了热茶上去,放在明延帝面前。

明延帝在七八走的时候,已经回过神来,缓缓的坐下。

太子道:“阿耶喝茶。”

明延帝一言不发的接过了茶,摆摆手,太子就静静的退了下去,关上了门。

杏黄袍子的青年,身量挺拔,神情沉静,目光明朗。

朕老了……

明延帝慢慢的喝了一口茶,手抬起来时,就放在那本《商部专识》上,连书都是摆正了,可以顺手就翻开的。

朕真的是老了……

那边,晏时玥一路回了国公府。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我要回家……

她想回的,不是这个家,

可是她能回的,却只有这个家。

进门的时候,家中一如既往的安静。

安静之中,却掺杂着孩童的笑语。

好似从金戈铁马一下子走进了岁月静好,她的步子都为之一缓。

两小只一见到她,立刻哒哒哒的跑了过来,齐齐仰起小脸,伸着手臂:“阿阿抱!抱!”

她蹲下,把两只揽进怀里,眼泪扑簌簌的掉在他们肩上。

霍祈旌得了信儿,急匆匆赶回来时,就见她蹲跪在地上,抱着两个孩子,无声的掉泪。

霍祈旌急急蹲下来,把她搂进怀里,她抬头看了看他,低声道:“我抱不起来……”然后她一把抱住,把脸埋在了他肩上。

琳琅赶紧招呼奶娘,把吓哭的孩子抱开,霍祈旌弯腰抱起她,直接进了后头。

许问渠和曲斯年对视了一眼,无声长叹。

她一直在孤独的坚持着什么,在满天下的不赞同中,披荆斩棘,硬生生开掘出一条生路……

即便是他们,也不懂她究竟在坚持什么,直到现在,才看到了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