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播放器

看h的app荔枝视频

未分类

,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

“真的元涅巅峰了……”

“若是不加把劲,我们在这个时代,也只能望其项背……”

众人一脸复杂的看着苏寒。

“都在呢?”

苏寒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朝众人笑着点了点头。

林秦刚要开口,却突然感到浑身毛骨悚然,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是苏寒的眼神!

苏寒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让他接下来的话咽回了肚子之中,无法道出!

“苏兄,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刚那副景象,还有突然暴涨的修为……”

白惊风脸上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不知道啊,也许这个地方喜欢我。”

个俏皮女子的红唇诱惑

苏寒笑道。

众人面色变得古怪,但见苏寒不想说,他们也不会再追问。

不管是白惊风他们,还是苏文冲他们,都是因为苏寒才有机会脱离死亡森林的禁锢。

这份人情,得记着。

“对了,苏兄,这位也是们苏家的子弟。”

白惊风指了指苏文冲。

“也是苏家的?主脉旁支?”

苏寒看向苏文冲,有些惊讶。

“主脉……”

苏文冲道。

“什么辈份?”

苏寒道。

“文字辈……”

苏文冲有种很古怪的感觉,对方肯定是他的后辈,可对方却是元涅巅峰武王。

不仅如此,对方的资质,让他有些惭愧,在他那个年代,他算是苏家文字辈中的翘楚了。

同阶之中无人可匹敌,就算是风云九州里,能与他不相伯仲者,也不过只手之数。

“文字辈,那应该认得苏文岳,苏文泰?”

苏寒笑道。

“认得啊,这两人岁数比我小一些,我被困在这里的时候,他们才刚刚晋升凝神初期没多久。”

苏文冲点点头。

顿了顿,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他们俩现在什么修为了?”

“碎涅了。”

苏寒道。

“碎涅了……”

苏文冲面色变了变,随即苦笑道:“唉,真是沧海桑田,这两人都碎涅了……”

突然,苏文冲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这些年过去,主脉没有新晋法相?”

“没有。”

苏寒微微摇头。

众人神色变得略显古怪,想嘲讽苏文冲两句,却又因为苏寒的关系,让他们把话憋了回去。

苏家自从被赶出中州后,修行资源的确没有当初富足了,导致后面的弟子之中,资源愈发匮乏,资质也普遍下降了一些。

……

接下来的数月时间,苏寒一直在巩固元涅巅峰的修为。

这次因为获得了灰色斗篷,让火种愈发完整,导致整个死亡森林内的灰雾被苏寒汲取,让他的修为连续提升了几个小境界,根基也有所松动。

不好好巩固一番,容易在与人力出手之时,因为根基不稳而修为倒退。

其他人也基本没心情到处乱跑了,都在等着神变域的时限到来,回归风云九州。

某一日,众人似有所感,顷刻间消失在了原地,站在了一片白皑皑的雪山之上。

苏寒等人率先现身,然后是元神域,聚魂域,凝神域,一大群武尊天骄汇聚一堂!

在场的法相早已等候多时,可等他们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一个个均愣在了原地。

这次踏足神变域的武尊,分明就几十人而已,为何一下子多出了整整……七八百名神变境武尊?

这些人是哪里来的?

李道初,战鬼,骨含笑,悲恒河,厉云啸等等法相强者,均露出一抹惊疑不定之色。

“外面果然跟以前有了些许变化啊。”

明歌左右看了一眼,都是陌生的面孔,一张熟悉的面孔都找不到。

不过很快,她的目光就与一人对上,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足足十几息的时间都处于沉默状态。

“明歌……师姐?”

莫无邪的声音有些沙哑。

“无邪师弟,听说已经凝聚法相了?以为我死了吧?我还活着,是不是很惊喜?”

明歌笑道。

师弟?师姐?

众人齐齐看向莫无邪,一脸愕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无邪怎么叫这名女子为师姐?对方不过是神变武尊……

“明歌……等等,是七圣学宫当初的行走?这怎么可能!多年前就死在了神变域中了啊!”

有一名法相一脸震惊的看着明歌。

“师姐,真的没死?”

莫无邪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的时候已是在明歌面前。

“自然没死,不过这次如果不是让苏公子进来找我,我还依然被困在死亡森林之中,跟死去没什么分别。”

明歌笑着把那枚玉佩递给莫无邪,“它是我送的,好好收着吧。”

死亡森林,被困?

现场突然变得极其安静。

白虎学宫宫主厉云啸目光四处扫视,终于,他看到了厉海!

“臭,臭小子?”

厉云啸有些难以置信的喃喃道。

厉海尴尬的看了白惊风等人一眼,随后朝厉云啸抱了抱拳:“父亲,多年不见,您老人家可还安好?”

接下来,一场认亲大会当场举行。

“师弟!也没死!”

“师姐,我想的好苦啊!”

“师尊,您老人家还这般年轻,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弟子也已成就武王了吧?”

李道远走到李道初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神色复杂的道:“都准帝了,我还是神变武尊。”

“堂哥,能活着走出来,就已万幸,看的寿元似乎没有丁点损耗,依然是当初进入神变域时的岁数,这一二百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和他们身上留下痕迹。”

李道初眼中还残留着一丝惊异之色。

就算是天帝,也无法阻止寿元的流逝,该老死的还是会老死。

可李道远这群人,就跟当初进入神变域时一模一样,根本没多大变化,这点,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

这次劫后余生的曾经天骄,基本都找到了熟识,即便没有,也找到了自家宗门内的武者。

只有寥寥几人,显得孤孤单单,例如汉庭王朝的羲风,大雷音寺的泽云僧人。

“龙诀,真的是……”

骨含笑一脸凝重。

“也法相了?了不起。”

龙诀认出骨含笑后,眼中闪过一抹冷嘲,还有一丝不爽。

“骨鸩呢?”骨含笑神色突然一变,目光四处扫视,依然没看到骨鸩的踪影,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